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燕语

礼行天下,云游四海,燕语呢喃

 
 
 

日志

 
 
关于我

让懂的人懂,让不懂的人不懂,在同一片蓝天下,我们为着不同的目标而努力。 (本博客内容除注明转或摘的,其余均为博主原创作品。若要转载或使用,请联系作者QQ498322192)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轻轻的告诉你我曾经爱过  

2010-04-13 12:57:17|  分类: 燕语呢喃(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轻轻的告诉你我曾经爱过 - 蓝带 - 燕语

 

流火烁金的七月,人们易倦的身体里总潜藏着一些热辣辣的冲动。七月,在火热中弥漫着寂寞,尤如七月缀满枝头的桂花,总想用馥郁香气引来人们关注的目光。

七月是诡异的女子——因为寂寞而美丽,也因为美丽而越发寂寞,七月常常习惯把自己打扮得靓丽而灼目,并且寄希望有人能读懂这些靓丽背后看似诡异的寂寞。

这样的时节,七月习惯在炎热而困倦的午后,"躲"在一个随意而热闹的聊天室看别人热火朝天地聊着。

不擅言谈、不愿交流的人总是喜欢在热闹的场合看你来我往,从而感知自己的存在、感觉自己仍活在纷繁俗世中。

挂在热闹网上的七月看似一株“驿路断桥边、寂寞开无主”的静梅。花不招蝶蝶自舞,或许寂静中的绽放本身就是一种深度诱惑,因为人们都无法从它寂静的表象上猜测到其内心暗涌的狂放。

就是这样安静的挂着,却还是邂逅了小至,从此有了每天温柔的相约,两个同样内向、不擅言辞、寄居蟹似的人藉着网的虚幻联结,共同体味着彼此心中七月那寂静的绽放。

那些日子中央电视台“玉观音”中那个为爱情倍受伤害的女子牵扯着大家的心。七月和小至随着“玉观音”里晦涩的情节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但在所有的谈话中,他们像是无语的约定,大家都不谈爱情。这样的交往似一盏芬芳四溢、清澈明亮的绿茶,清清浅浅,亦淡亦浓。

“玉观音”结束的时候,七月流火在安静中悄悄滑过,撒落一地的桂花向人们召示着七月曾经的灿烂。

走完七月的火热之后,七月和小至也不知不觉地把对方挂在了心中最隐蔽的角落,小心翼翼地裹藏着。因了那份对家庭的责任、对爱人的深情,彼此那样刻意地回避着所有情感的触摸,也因了对网络太多虚幻的不信任,七月总想着要避开现实的泥淖。

 

许多的事,在一开始时谁会认为自己控制不了发展方向呢,人们总是夜郎自大地认为一切皆在撑控中。

然而生长在阳光抚摸下的人们,又怎能避开俗世情感的泥淖,该怎样去挣脱心里那份期盼与幻想呢?一切终将难落俗套。

有一天快要告别的时候七月看到了这样的问话:"想我吗?"

七月歪着秀美的脖颈,沉默地看着显示屏上那三个暧昧的、温暖的、闪烁着一丝丝诱惑的字儿。

然后纤细的手指在键盘上轻轻划过:"不想!你呢?"

那边似是很干脆、很决绝地敲出两个字:“不想!”。 

七月:“网络的世界,思念是一种把握不住的飘渺,而情感是负累。”

小至:“‘想你’同‘你好’一样,是网络快餐里的熟食品,我们都无力给予承诺。”

……

想着要避开现实泥淖的人们,总是这样自以为是地清醒着。思念往往因为清醒而越发醒目,因为思念而来的孤单也因清醒而越发疼痛。网络的两端,包裹在坚硬的外壳里面的那颗柔软的心,在情感面前脆弱得不堪一击。

这样的刻意的清醒是不撒谎的孩子,显得欲盖弥彰。

(原创)轻轻的告诉你我曾经爱过 - 蓝带 - 燕语

十月,国庆大假让忙碌了十个月的人们有了放飞心情的机会。

七月着一袭忧郁的淡蓝,站在温暖的阳光下,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接听小至的电话。充满阳光味道的声音从天的那一边亦真亦幻地传过来,那份言语的空灵感,始终能给七月梦幻般的绚丽。

七月抬起头就能看到天边流动的云彩,在蓝天下明晰透亮。七月想哪一缕阳光是你的手,正温暖地抚过我的额头呢?

小至:“十?一 我来看你!”

尽管阳光把这句话变得温暖而真实,但七月却仍在幻梦中想不清楚它到底意味着什么。

挂了电话,慢慢从梦境中回到现实的七月,突然欣喜而激动,因为“十?一 我来看你!”。

等待“十?一”的过程中,七月偶尔也和所有未曾蒙面的网友一样揣揣不安,担心相约“永不说再见、永不说见面”的友谊会像所有网络故事一样“见光死”。于是七月想:“还是不见了吧。”

如果小至很好,我会爱上他,那事情又将如何收场呢。如果小至不好,那我会很伤心,为着这几个月来自己怎么会把心事交给这样一个不优秀的男子而后悔。

可是真的不见,会不会一直很想念他,会不会一直放不下心中这份牵挂呢?七月扪心自问着,迎着天空刺眼的阳光,看着蓝蓝紫紫的色彩想:“也许还是见一面吧!”

相见的念头因了这见与不见的犹豫而越发强烈起来了。

有些事只要拟入心灵日程,就会不顾一切地去践行,那怕明知践行的结果不一定是好。一旦计划了,我们执着的本性便一览无余。

                                           (原创)轻轻的告诉你我曾经爱过 - 蓝带 - 燕语

 

国庆大假第一天,睡意朦胧中的七月被电话铃声吵醒,迷离的声音越过梦乡,在枕边响起,朦胧中似是有一个温柔敦厚的声音说已经抵达自己的城市。

来不及想像会有怎样的相见,七月带着未醒的梦迎向车站。

十月的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雨雾朦胧的清晨,七月裹紧一袭黑色风衣,执一把缀满丁香花的紫色雨伞,在人潮涌动的车站迎向小至,迎向一段未知的开始。 

 虽然从不曾蒙面,甚至从未互发过照片,但七月还是在不断涌下来的人流中一眼就认出了小至。

小至,目光清澈如水的男子,有温厚的唇。

四目相接的刹那,七月在他清晨明亮的笑意中苏醒了。

像所有老朋友相见一样,他们对彼此竟然是那样的熟悉。

七月后来想,人真的会有前世今生的伦回吗?这其中孕育着怎样的蜕变呢?为什么天天在一起人们却是那样陌生,而素昧平生的,却只是刹那的相见,已似相识千年。

七月在看到那双眼睛的刹那,相信她和小至是有前缘未了的了。

 

    他们去了一个没有熟人的小县城。在偏僻的小县城里七月挽着小至的手,如影随行、亲密无间。仿若几千年前他们就曾经这样相伴而行过,对七月来说,小至此行不过是“似曾相识燕归来”。

他们纵情于山水,纵情于这个小至从不曾想见过的小城市。在大瀑飞舞的山崖上,在层林尽染的枫树下,在脱离现实的梦境中,小至一次一次忘情地将七月揽入怀中,一次次贪婪地亲吻七月玫瑰般艳丽的双唇。似乎这次千里相会是他们几百年共同在佛前修行的结果。七月严然就是那株开花的树,在佛前苦苦祈求五百年,只为等在小至必经的路旁,待他轻轻走过时能花落满身。

所有美丽的碰撞都在相见的瞬间,注定发生了。

酒店的房间里,小至的手如丝丝缕缕的阳光,游离在七月娇嫩的身体上,探寻着每一寸肌肤的秘密。而七月那些饥饿的皮肤也张开了嗷嗷待哺的小嘴不断迎向那清澈、狂野的男子,迎向那些能喂养皮肤的抚爱。

七月,内心寂廖的女子,渴望着激情的燃烧,那怕燃烧之后只剩黑暗的灰烬,那怕疯狂的背后将是无底的深渊,也要在这一刻不遗余力的给予,给予对方那些来自身体最本源的快乐,那些等待已久的诡异的快乐。在汁液四溢的流光中,七月看到了那朵黑色的玫瑰花悄然绽放。七月想,是七月诡异的开始,促就了这次美丽的碰撞,促就了黑色玫瑰的绚丽绽放。

七月躺在小至怀里,心是宁静的,那些一度饥饿着的皮肤此刻也是安静而乖巧的。

 

一天是一年的三百六十五分之一,相对于千年的等待,一天不过弹指一挥间。虽然彼此都恨不得把对方植入生命,从此形影不离,永世相随,可要怎样才能避开现实的泥淖呢?要怎样才能日日厮守,永不厌倦?

梦与现实的碰撞,粉碎的永远是梦。

离开小县城,回到七月居住的城市,那些熟悉的一景一物把七月彻底拉回到现实中。来不及考虑这样的经历会构成生命长河中怎样的风景,七月首先要做的竟是残忍地劝小至尽快离开。

小至犹豫着不肯离去:“七月,我只想看着你!”

七月:“面对这些熟识的街景、行人,我再不敢给你一个暧昧的眼神。小至,我们要回到现实!”

小至:“七月,我可以留下吗,只是一晚。”

七月:“不,小至,我明天要上班,我没有继续能让你停靠的理由。”

风流也是昨日梦,今朝梦醒,终归还是要回到世俗中,继续着日与继日的平淡生活。抛开所有情感,生活就只剩下生活本身。

由于七月的一再催促,小至不得不一步一回首地离开了。临别,小至不顾七月的躲闪再次将七月拥入怀中,并深情款款地为这短暂的相见留下了美丽的注脚:

 “彩云之南有伊人,何惧衣履满埃尘。关山万里轻飞越,来去匆匆空遗恨。清新河水漫温存,他乡一夜尽销魂。水上人家话别离,此情依稀成追忆。”

 

                               (原创)轻轻的告诉你我曾经爱过 - 蓝带 - 燕语

    美好的相遇之后便是封存记忆,以为封存了,便能凭藉这段回忆相守到老,然后若无其事地回到平生活中做一个快乐的人。像《廊桥遗梦》中的男女主人公一样,给往事以隆重的回忆,为这段秘密的恋情留下一生浓墨重彩的相思。

如果美丽的相遇就这样落幕,那故事的结局该是多么的完美。咀嚼这些被美化了的记忆,他们会在心的角落为对方永葆一片思念的净土。

然而人性固有的弱点总是会让我们在现实生活中、在面对活生生的情感问题时欲绝不绝、拖泥带水,不能干脆利落划下一个圆满的句号。

 

七月的火热慢慢减退,冬的寒意随即与日俱增。

裹着一身寒气,七月出差了,而出差的目的地需要路过小至居住的城市。

工作之余,七月刚好有一天空闲时间,于是特意去看小至。

顺着小至走过的路,七月被层层涌出的感动包裹着――小至的彩云之行需要多大的勇气啊。在七月与小至之间何止相隔千里!赶两天整48小时车程去和一个素昧平生的女子相见一面,这对任何一个三十岁的男人都绝非易事吧。

七月:“小至,今天我来了,也许是出于对你的回访,也许是了却我同样的心愿”。

七月:“我来仅仅是为了寻找你一路走去的心情,小至,那份心情还依旧吗?”

七月:“也许我们追寻的只是走在路上的感觉,那么小至,我现在又上路了。”

在路上的七月,心里不停地与小至“交谈”。

这些关于路过与坠落的诗句在这无声的交谈中不可抑制地涌上七月的心头:

刻意路过你的城市 

因为突如其来的疼痛 

在与你擦肩的那刻 

我选择了坠落 

相信 在有你的城市 

坠落也是一种 温暖

 

坠落 本是一种宿命 

没什么 

我只关心 

可有某个时刻 曾在你的梦里  

翩跹

想着当初小至不惧衣履满尘埃,万水千山去会自己,想着一路走去在遥而不知名的小城,有一种平实的浪漫等着自己,想着平安夜的晚上,可以重温旧日情怀,再叙昔日美丽的相见,七月的心里充满了无限温柔和甜蜜。

 

小至:“到哪儿了?”

小至:“我会来接你,等在你必经的路旁。”

小至:“我的怀抱是你温暖的港湾,等你。”

……  ……

为了排遣七月孤身一人的路途寂寞,七月的手机中一直有小至的言语相伴。借着这些话语,七月总能清楚地看到小至清澈如水的双眸。

夜色阑珊了,车上疲惫不堪的旅人们都已闭上了沉沉的眼睛,只有七月圆睁双眼,专注地看着每一辆擦肩而过的车子,想着小至会着一袭白衣在七月身边轻轻落下,七月想起了落满一地的白色桂花那浓郁的芳香。

时间在望眼欲穿中一分一秒缓慢地爬行着,小至终于在浓烈醉人的夜色中出现了。没有白色的衣裳,没有桂花香,一道而来的是小至的朋友们――这是七月始料不及的,在七月一路的想像中,相见只是两个人的事情,这些外来入侵者杀得七月措手不及、花容失色。

七月幻想的见面情形中满是激情的拥抱、温馨的问候、深情的凝望,即使没有七月桂花,也该是遍野玫瑰怒放。然而什么也没有,七月沉默了!

长途跋涉的疲劳、一路期盼的兴奋,在见着小至这一刻如破堤的洪流,使七月一下子虚脱无力,不再想和他们说一句话。

七月想:“也许见着你就已经完成了我坠落的使命。”

七月想:“坠落 本是一种宿命,这没什么,只要在某个时刻,我曾在你的梦里翩跹。”

七月想:“也许选择坠落,只为了见你一面,那么见着了,我是该满足的离去,辞别才是最好的结局。”

七月就在坠落的梦幻和听得似是而非的方言交谈中,在梦幻泡影中沉默、疲乏地睡着了。梦中的七月正追随小至翩跹起舞,那风华绝代的飘逸舞姿让七月如痴如醉。舞到酣处,七月甩袖抽身,正欲离去……

如果真如梦境能在该离开的时候毅然离开,那么所有的故事都该是完美的吧,七月会在梦中满足而快乐的飞走。

“七月,我们到了!醒醒!”

小至的呼唤惊扰了七月的梦,梦碎,七月已然站在了陌生的城市。

小至呼朋唤友来倍伴着七月宵夜,然后安顿好七月住下便匆匆离去。

七月突然迷惑,不明白小至为何要呼朋唤友,为何要匆匆离去,为何没了从前的体贴和亲热,为何全然不顾自己身处异乡,奔他而来的感受……

七月的心中有太多的“为何”,可小至仍就没心没肺地忽略着这些“为何”。

小至说:“七月,我的她等着我呢。”眼神中全是祈求理解的含义。

小至说:“我爱你,可是我也爱她,你要理解我,我无法在属于我的城市彻夜不归。”那样的眼神让七月恨无缝可入。

七月一句话也没有,一切太出其不意了,七月还在梦中,七月不停地说,可七月知道小至一句也听不到,梦语无声呀!

七月:“我理解她在你心目中重如泰山的份量。可是谁来理解我因你而来的坠落呢?”

七月:“小至,这个城市你是我的唯一,是你给了我温柔坠落的理由。我坠落了,你却选择了离开。”

七月:“小至,在你的生命中我只是一个过客吗,有风起时,浮光掠影地划过你的生命,而她才是你生命的最终归宿,是这样吗?”

七月:“小至,留下来吧,这样的冬夜,我需要你温暖的怀抱。”

……  ……

梦语无声,七月相信小至一句也没有听见,因为七月清醒地知道小至是不会留下来的,所以七月只把眼睛对着小至,却没有一句挽留的话语。

七月想,走吧,坠落,本是一种宿命,没什么

我来,不过是为了完成前世的宿命。如今,前缘尽了,我该知足地离开。

然而人性可恶,要重温旧梦的炙热感一直在七月心中挥之不去呢?七月想要对着那双明净的眼睛入睡,七月渴望那些温暖的抚慰。一夜无眠,是什么精灵在左右着七月内心的魔鬼,让她不能安睡呢?

天将拂晓,彻夜展转的七月还是把失望、不悦写在了脸上。

小至赶到了七月床前,脸有倦意地小心陪在七月床前。

七月只是不语,静静洗漱,收拾随身物品,静静地跟在小至身后在晨霭中走向了这个遥而不知名的小城。

出了宾馆,七月想要去挽小至的手,小至躲开了。这一躲,七月心凉极。

小至说:“七月,每个角落都有熟悉我的眼睛,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你装作与我不相识的样子,行吗?”

七月试图回想在彩云之南,在那个属于自己的城市,自己也曾这样对待过小至吗?

七月想,女人和男人的确是很不同的呢。

七月注视着小至,眼里是受伤的委屈和不屑。

七月想,七月阳光终究不再了,而今是三冬寒意透心凉呀,这样想着,七月顿时觉得脸上冰凉刺骨。

抬起头,七月看见那满树的桂花早已化作十二月里的漫天飞舞的雪花了。

心是脆弱的,往往在一瞬间伤到极致。七月想,桂花要落,桂枝终是留它不住的。结束已是避免伤害的最好选择。

在小至转身的刹那,七月打的去了车站。关起手机,七月想这一次就利落地走吧。如果有情,那也是一种不能生长在阳光下的诡异之花,这样的寒冬是不能滋养它的。

 

然而天不遂人愿,生活注定就是这样拖泥带水,不能干脆了断。

车子出发前十分钟小至焦急找来的身影不期然地出现了。

小至:“七月,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你知道我快急死了!”

小至:“七月,我做错了什么,你要不辞而别?”

那一脸焦急的表情让七月很是迷茫,那是真的吗?

七月抿紧双唇,害怕一开口,泪会从心底涌出来。

七月在心里说:“小至, 我们都没有错,错的是我不该来,不该在本该结束时还心存幻想。”

小至:“七月,你是不是很后悔来,什么时候开始后悔的?”

“是的,很后悔,从见着你的那一刻就后悔了。小至,我说过你如果不希望我来,一定要告诉我的,我不能让你为难……

“七月,我很希望你来,真的!是我没有招待好你吗?七月,你要理解我,这和我们曾经去过的小县城不同。你走后,我还要继续生活,明白吗?”小至眼底的哀伤让七月坚硬的心一点点温暖、溶化。

七月想,是啊,小至是有难处的,也许我应该给他理解。

“小至,谢谢你给了我来这座小城的借口,如果不是你,这一辈子我都不会来到这样一个遥远的地方。”

小至无限怜惜的看着七月。

七月在心底对自己说:“这是我到了这儿小至给我最温暖的眼神了。”

那些久蕴的思念,一路的奔波、整夜的等待终于随着小至眼底的不舍和无奈化作滴滴珠泪从七月眼中滑落。

“小至,谢谢你给了我那么温暖的住所,让我在这个陌生的城市不至于流落街头。但是我要走了,但愿我从没来过。回去后,我会换掉手机从此了无音讯。也许所有美好的东西都在发生那一刻结束了,任何刻意的挽留都是多余而徒劳的。”

“七月,……”

“七月,留下来,再留一天,我们去别处,我会好好陪你……”

小至凄楚的眼神里终于透出了七月期待的真情。

七月满意地笑了。

“小至,这将是我留给你的最后笑容。”

“小至,请你悉心珍藏这份最后的微笑……”

七月想,自己的离开不过是小至“似曾相识燕归来”的续篇——“无可奈何花落去”,这一切原来是命中早已注定了的,七月想:“终没避开现实的泥淖”。

 

车子启动了,小至远远挥动的手定格了七月的记忆。曾经熟悉的旋律又在心头萦绕,只是旋律已不再单纯,其间夹杂着丝丝缕缕复杂、酸涩的情愫。

“网上一个你,网上一个我,网上你的温柔我就犯了错。点击你的名字,发送我的快乐,接收吧,接收吧,爱的花朵。轻轻的告诉你我是曾经爱过,你的哭你的笑深深牵动着我,只有你能刷新的我寂寞~~~”

七月想,也许曾经爱过,也许与爱情无关与寂寞有染。

 

十二

想起曾经快乐过的日子,短暂中有一些纯美的东西。那些值得我们珍惜的温暖片段都在旋律中化作片片飞舞的雪花从指间滑落,溶入深黑的土地,觅不着一丝痕迹。

中国古语云“一夜夫妻百日恩”,现代歌曲却声声唱着“醒来后我还是不是你的女人”。昨夜的温存已如指间烟火,早在最快乐的时候不着痕迹地化为灰烬。

沿着小至当初走过的路线,七月展转反侧。车子路过曾经留下温存的小城,想起小至留下的句子:"彩云之南有伊人,何惧衣履满埃尘,关山万里轻飞越,来去匆匆空余恨。"七月想,这仅仅是走在路上的一种经历,走过,便一切不复存在。

生命是一场幻觉,烟花绽放了,落红流逝了,爱情苏醒了,我们离开了。人的一生原是可以不停地爱、不停地离别、不停地接受伤害,谁能否认我们的每一次付出不是真心的?我们相爱,然后离开,然后受伤,然后一切归于平淡。走过了,我们才幡然醒悟,只有那些滋养生命的、看似平淡的涓涓细流才是我们更应该珍惜的。

(原创)轻轻的告诉你我曾经爱过 - 蓝带 - 燕语

 

  评论这张
 
阅读(2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